您现在的位置是:沙巴体育平台 > 沙巴体育平台网址 > 认不出人还认得瓜这位老人为“吃瓜群众”服务一生

认不出人还认得瓜这位老人为“吃瓜群众”服务一生

时间:2019-07-20 06:43  来源:网络整理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原标题:全心全意为“吃瓜群众”服务

2019年1月,海口,同行在为吴明珠院士(中)祝寿。受访人供图

今年89岁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吴明珠逐渐失去了自己的记忆。她已认不出人了,但那些有关种瓜的记忆还在,在她的大脑中顽强地与阿尔兹海默症抗争。

前些年,每到瓜熟蒂落季节,她会给老同事挨个打电话,要去瓜地看看。最近几年,她的记忆力更糟了,明明不到瓜果授粉的季节,她会念叨着要去地里授粉。有时,她会把儿子误认为同事,询问瓜田里的进展。

“她对瓜特别痴迷,一辈子都放不下瓜。”西安市农业科学研究所的退休研究员杨鼎新说,“全国各地搞瓜的人都服吴明珠,无论是技术水平还是人品。”他发现,吴明珠连女儿都忘记了,却能丝毫不差说出自己选育过的那些瓜的名字。

现今的“吃瓜群众”随时随地都能买到新疆甜瓜,很大程度上与这位在重庆度过晚年的失忆老人有关。吴明珠是中国在西瓜和甜瓜育种领域唯一的院士。她年轻时从北京跑去新疆种瓜,这个举动后来改写了中国的西甜瓜产业:她开创了新疆的西甜瓜育种事业,主持选育了30个品种,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,她培育的西甜瓜品种以及同行用这些品种培育的“子子孙孙”,种植面积覆盖新疆主要商品瓜产区的80%。她打破了“橘生淮南则为橘,生于淮北则为枳”的魔咒,让新疆甜瓜的种植区域拓展到东部沿海地区。

她甚至确立了多数人对“哈密瓜”的印象。据她的同事廖新福介绍,南方人普遍印象里,新疆哈密瓜以黄皮红肉为标志,其实哈密瓜有青皮和白皮,果肉有绿色也有白色。黄皮红肉,是“皇后”及其后代的主要特点。

“皇后”系列指的是吴明珠培育出的最成功的甜瓜品种。这个系列有很强的适应性,在20世纪90年代成为全疆种植面积最大的品种,远销海内外。

更重要的是,“皇后”系列成了新疆甜瓜育种最为重要的亲本源头——植物杂交所选用的个体,人们仍在不断孕育“皇后”的后代。

吴明珠是1949年后西南农学院(现西南大学)果蔬专业招收的第一批学生之一。在这所学校20世纪50年代的毕业生里,她是成就突出的“三剑客”之一,另外两位是“杂交水稻之父”袁隆平和蚕业科学界唯一的院士向仲怀。吴明珠与袁隆平同一年级,日后这两位高材生都下了一辈子地,一个瓜农,一个稻农,分别影响了中国的瓜田和稻田。

大学入学学籍表的照片上,吴明珠笑脸盈盈,一头短发。入学前她是长卷发,同学们觉得她漂亮,喊她校花。她把头发剪掉,不想做“校花”。

当她大学毕业,西南农学院一度希望她留校工作。但她婉拒,理由是——“我家三代人都是教师,我从小生在学校,长在学校,没有出过学校大门。我多么向往,也需要到基层,到农村,到边疆,到广阔的天地去锻炼!”

临毕业时,她曾看到学兄学姐去新疆后寄回的书信,其中提到新疆是瓜果之乡,园艺人才匮乏。去新疆的念头,像瓜籽一样种在她的心里。

毕业后她先是去了原西南农林局,后来又到了当时的中共中央农村工作部。恰逢新疆的领导到北京要人才,她又主动争取去新疆。对她而言,在大机关聆听“首长的教诲”,吸引力远不如在生产一线学以致用。

1955年11月,25岁的吴明珠如愿以偿,搭乘大卡车去了新疆。

她最终来到了吐鲁番地区的鄯善县,担任县农技站副站长,开始搜集瓜种资源。鄯善位于吐鲁番盆地的东侧,西接火焰山,夏季最高气温接近50℃。

她的学生、新疆农业科学院哈密瓜研究中心的副研究员冯炯鑫说,在20世纪50年代,新疆甜瓜虽然品质好、糖分高,但易生病、产量低,大都只在本地的地摊市场里自销。在瓜种资源最为丰富的吐鲁番盆地,每家每户都种瓜,但大多依靠着民间代代相传的种植技术任由瓜自然生长,不成体系。有时候,农户们在地里看到一个瓜,就捡回家种,致使品种混杂,种出来的性状不一致,一些瓜种处于濒危境地。吴明珠在那里搜集和挽救了一批濒临绝迹的资源。

“她在新疆,特别是吐鲁番,影响特别大。在农村大部分人都知道她。”冯炯鑫说。

来到鄯善后,吴明珠绕着火焰山脚下的村落,挨家挨户查看瓜地。

第一次在鄯善农家住,老乡端上一盆手抓羊肉,这个生于武汉的南方姑娘爱吃鱼虾,吃不惯羊肉,吃了一口就跑到门外吐了。晚上睡在毡子铺的热炕上,被虱子咬得浑身发痒,她翻来覆去难以入眠。

天长日久,她学了一口流利的维吾尔语,觉得新疆的羊肉比什么都好吃,身边虱子再多,倒头就能呼呼大睡。